祁泽

沙雕段子手

一个半月更偶尔抽风会日更的女人

若梦(十一)

*久违*


 


*回忆了很久的前文,突然发现越来越偏离文题,变得越来越沉重,索性正式把“你社相声演员集体魂穿事件”改为“若梦”*


 


 


*私设如山,与真人无关*


 


 


 


 


13




杨九郎引香入梦的第二天。




张云雷给足了面子,他回来登时换了身形,那时候杨九郎是满足的,白白净净的小孩儿,一点一点的拔高,十一岁到十九岁,那些他未曾参与的过去被一点一点逐渐填满。抬腿,落脚,简简单单的动作,两人之间仿佛隔了一个世纪,我的爱人,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走向你,拥抱你,胸口喷薄欲出的情感过于强烈,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要说美中不足的,估摸着就是还没秀几分钟就倒地不起的杨先生了。




喻梦的香气四散开来,清冷竹香外裹着一层刺鼻的辣味。




时间追溯到在一起第三年的酒会上,两人的第一次分手。杨九郎不知怎么了,借着酒劲拖着张云雷进了房间,记不清做了多久,只记得仔细呵护许久的秘密突然被撞破——他青梅竹马家里许了婚事的小姑娘,那女孩看了眼床榻交缠的两人,想骂也没骂出口,飞似的奔逃。杨九郎第一次觉得自己还是年轻,原来他根本就没准备好面对一切,嘴里冒出来的承诺像是空头支票,无法兑现更别提保护恋人,只能用手覆住那张被子里的脸。张云雷动了动,从被子里钻出来,想和杨九郎说什么,却只瞧见一片黑暗。


 


 


“我的少年郎眼里没有光了。”




之后两人照常清洗,穿衣服,然后,再然后分手。出酒店的时候杨九郎点了根烟,张云雷不让他抽的那种,猛吸了一口,蹲在草坪上干咳不止。


 


 


“真他妈的操蛋!”




记得年前一次欢爱后,张云雷哑着嗓子问他,声音软绵绵的像块糖,“真到哪天了,你愿意公开吗?”杨九郎记得自己特操蛋的来了句深情告白,什么我愿意为你对抗全世界,再想起那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卑劣,在享受了对方全部的爱后还能留有余地的脱身而出,而实际上,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享受这种感觉。




杨九郎的成长经历一根手指就能数过来,富二代,天才儿童,前程大好,二十多岁改行说相声。说白了,就是从小缺爱,所以自私的霸占了张云雷所有的爱,自责的同时沾沾自喜,这并不是个好兆头。




梦归梦,能在爱人身边醒来对于杨先生来说,是莫大的幸福,只是,这次杨九郎醒来时也开始存疑,为什么在张云雷的梦里看到了自己的回忆?以及——分手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不记得了!!!




另一边,钟辞在点了半支香的镜子前站了半晌,秀眉微皱。入梦对于有些人来说轻而易举,对另一些人来说却不太容易,杨九郎已经在入梦过程中产生了负面情绪,若情况有变,她定会亲自带他回来。


 


 


 


 


 


 


 


 


 


 


 


 


我就买了瓶水[笑哭][笑哭] 一下出来这么多条差点被吓到了

十抽化鲸妖刀姬,今天也太欧了吧!!!

【阴阳师乙女】生日礼物



*特别的苏,给特别的你, @苏蛊 太太生贺*


 


 


*含吞/藻,月更女子复活*


 


 


酒吞童子


 


 


 


他是宴会过半来的,身后浩浩荡荡跟了一群鬼怪,你叫得上名字的,还有连名字都叫不上的。


 


 


——这家伙,不会是把整个大江山都领过来了吧。


 


 


“酒吞,你这是...”你不记得有发过这么多请柬。


 


 


“礼物。”鬼王大人头也不抬,伸手夺取你的酒杯。


 


 


“哈?”酒吞童子你是失了智还是源赖光一刀把你脑子砍没了?


 


 


“生日礼物”酒吞懒洋洋的补充了一句,“人类不是很重视生日吗?”


 


 


“——所以呢”


 


 


“如你所见,吾与大江山皆为你所有。”


 


 


 


玉藻前


 


 


宴会来的最早的妖,不,准确来说,是从准备阶段就坐在一旁盯着你看(仗着辈分高所以并没有妖来找狐狸干活)


 


 


“好了吗?”大狐狸弯了弯眉眼,玉藻前这三个字果真不是盖的。


 


 



 


 


不等你反应,大狐狸便牵过你的手笑盈盈的把你领到内室。


 


 


“试试看”玉藻前指指风吕敷里的和服,顺手关了房门。


 


 


换上称得上奢华的和服,你不禁感叹,果然女人最理解女人,在审美这方面果然玉藻前最合你心意。


 


 


生日宴很成功,客人们都说庭管今天很美,晴明也没忍住摸了你的头“寮生今日很不一般呢”


 


 


客人散场后想回房休息却被人从后面搂住。


 


 


“呐,我的礼物已经送出去了,小姑娘可以给我回礼吗?”


 


 


 


 


 


 


 


 


 


 


 


 


 


终于抽到大舅了我的天!!!!!

(非酋流下了泪水)

【推荐应用】《祁泽》 for Android,下载:http://qixiaoze.lofter.com/app


你社相声演员集体魂穿事件(十)

*本故事纯属虚构,不上升真人!!!
 

 

有谁不是 少年热诚

孑然一身 爱一个人

望尽了毕生温柔眼神

写得出最刻薄的字文

以讥诮这庸尘

却不忍 斥你毫分

我也算万种风情 实非良人

谁能有幸 错付终身

最先动情的人

剥去利刃 沦为人臣

 

——黄诗扶《九万字》

 

 

 

 

 

 

12 


年少时的心动没有缘由,听说一眼就是一辈子。


杨九郎十几岁的时候就爱把着收音机听相声,白白嫩嫩的娃娃脸偏生了那么双眼睛,大人瞧着老气,小孩儿还看不上,杨九郎也没空跟着扯皮,他是个极清醒的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早早开始逃课泡小园子。


而张云雷一直以为闯入杨九郎的生活是个美丽的意外,但事实却是一场处心积虑的安排。


——九郎,挺喜欢你的风格的,有机会咱合作吧。

 

 

——不了,我有搭档,再看看吧。


这话不能说全是假的,杨九郎这人得说是够义气,虽说心里想的是张云雷,但对自个儿搭档绝不马虎。但他有时候也心痒,换搭档吗?想啊,恨不得扑到人身上,但,现在不是时候,得等——等小孩儿把心思全放在他身上。

 

 

刚和张云雷搭档那会儿,家里短人头,便拉着他混迹名利场,酒一杯一杯的灌下肚,说不上哪辈子爷爷奶奶的情分,揽上肩哥哥弟弟的叫,杨九郎有一回喝多了,抡起酒瓶子对着空无一人的宴席,把酒桌砸了个稀巴烂。

 

 

喝酒陪笑,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他不是不能忍受,二十年也是过,八十年也是过,只是,既给了他生命中难得的一丝光亮,想再处于阴暗之地便难了。

 

 

杨九郎爱喝酒,难受的时候到他爸的酒柜里拿一瓶最贵的对瓶吹,拎着小板凳跑到阳台上,一醉解千愁,喝多了就开始自问自答。他有时候也恨自己,有时也沾沾自喜,看,我是第一个得到他的,多好啊。这他妈就是人的劣根性,用卑劣的手段得到了,却又自怨自艾起来。

 

 

那天张云雷和杨九郎大吵一架,二人分道扬镳不过半日,便传来南京站那事,杨九郎恨不得一道跳下去,给他角儿当个肉垫也成。

 

 

那事之后,俩人默契的选择遗忘,杨九郎也戒了酒,美其名曰,为了他角儿,剩下的,交给时间就好。

 

 

眼见九辫儿火上了天,杨九郎却觉得自己越来不像自己了,台下话越来越少,原本张云雷喜静,下了台干坐一天也是常有的。一直以来,都是杨九郎调节气氛,但突然有一天,杨九郎发现,自己坐在张云雷边儿上说不出话了,仿佛把陪人说话变成了又一个工作,下了台便难以实行。

 

 

隔阂这东西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次吵架,一次不愉快就完了的,张云雷看似天然,却比谁都敏锐,先一步发现了二人关系的改变。

 

 

从根本上说,张云雷这次出事和杨九郎脱不了干系,因为,这不单是一个人的心魔,而是两人共同的“恶”。

 

 

——所以,赶快醒过来吧。

 

 

 

 

你社相声演员集体魂穿事件(九)



*被论文折磨到死,总算赶完一批。



*嗯...四舍五入,大小姐也算和小舅舅求过婚了呢



11



张云雷在小哥哥家里开开心心的待了一周,嗯...忽略整个德云七队来看,确实挺不错的。



第八天的时候,郭麒麟来接他小舅舅,小小辫儿在前面跑着,外面飘着小雨,空气里一股淡淡的草木香,郭麒麟喊了声“小辫儿”,那孩子转过头,额前周九良不小心剪坏的刘海歪歪斜斜的贴在小脸上,就站在那儿,动也不动,直到自己大外甥走到跟前,单膝下跪和他一个高度,才装作惊讶的样子,趁对方没反应过来狠狠扯出个鬼脸,又一阵风似的跑开。



“大林——,这儿呢,傻外甥”



郭麒麟出神的望了许久,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挺长时间没见过小舅舅像今天,像这样肆无忌惮笑过了。他这个人,外面人都说是富二代,星二代,但真正把那二十多年拎出来看却也不全是如此,别人年少轻狂的时候,他在小园子里打拼,一步一步踏着血泪走来,竟不比那江湖艺人清闲几分。在德云社,只要提了郭麒麟,那没一个不说好的,是,人都说少爷人好,谦和,温文尔雅,随他师父,可外人哪里看得出,他为了一句“好”受了多少罪。夜里下了场子,没地儿哭去就找他舅舅,虽说平日里都是“小辫儿,小辫儿”的叫,但心里是真真敬重。



“辫儿?”小孩子跑的远了些,没听见似的,“小辫儿?”郭麒麟又唤了一声,那孩子仍自顾自的往前跑,缓缓张开双臂,像排演过无数次一样,冲出小园子的围墙,到雨幕里——你看,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我自己也可以。



郭麒麟压低了嗓音,轻轻地轻轻地唤了声“小舅舅”,几乎要淹没在一院子的雨水中。



“大林,我听见了。”



恍惚间,天地又翻了一页,园子里歪歪斜斜生了一排细柳,远远的一股桃花香顺着暖风吹来,郭麒麟往外走了两步,门前不知何时冒出座石桥,小孩儿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站在那,桥下一池桃花瓣,桃叶里隐隐约约夹杂着一丝苦味儿,怪呛人的。



董九涵从屋里走出来,瞧了眼郭麒麟,又瞧了眼石桥,瞬间明白了,这是俩人的喻梦缠到一起了。



“辫儿,听话,赶紧下来”郭麒麟愣了一会,回神了似的喊他舅舅,一边往桥下跑,可那桥就像长了脚,怎么追都追不上。



董九涵想拦着,却只堪堪扯到了衣角。坏了,少爷这是要陷进去。



喻梦一物,钟家研究了一千两百年,制香使用不过一百二十年,成品更是少之又少,喻梦逾梦,稍不注意便殒命于梦,钟姑娘一般不拿祖宗说事儿,一是分人,二是对自个也挺有信心的,但董九涵把话往哪一撂,钟姑娘就觉着,这事没老祖宗成不了,顺便,嗯...小兄弟瞧着还不错。


突然,郭麒麟闻到一股极其刺鼻的辛辣味,比刚才的苦味还呛人,难受的要死,小孩儿的身形逐渐伸长,那股子味在碰到桃花香的一刻仿佛特意收敛了气息,淡了许多,那是——



——————————————————————————


梦外。



这边也算是交代好了,杨九郎去洗手间捋了遍栗子毛——他家福泥爱干净,得收拾收拾才能见人家。



他知道张云雷在那边过的很好,是心尖尖那人一辈子想做不敢做的梦,借着外力得偿所愿。但他得带他回来啊,那么热爱舞台的人,不可能一辈子瘫在床上,不过,既然这件事别人做不了,那就来做好了。



——你最残忍的梦,由我替你掀开。




论文使人头秃


魂穿番外之高考遇见你



*大宝贝儿们高考加油!!!虽然有点晚了(才不是我懒!)



*感谢全程护送的武警官兵,让我们知道了高考,并不是一个人的战斗,感谢你们!



*不上升正主!!!



话说,九涵小天使和钟辞在一起后,张福泥就马上发动技能——把德云社所有爷们的媳妇变成闺蜜。



所以,我们福泥开开心心的和钟辞逛街,这不奇怪,逛累了到人家里顺了一大把喻梦也不奇怪,闺蜜嘛,董九涵一脸震惊“奶奶,您不说这玩意儿不好搞嘛”,说好的商业机密呢?钟辞甩出个白眼,道:“当老板的都不急,你担心什么?”



但问题就出在,张云雷和杨九郎出去喝酒的喝高了,顺出来那一把喻梦愣是给那一群捧哏的一人发了一支。



“姑奶奶,您这心也太宽了,这,行吗?”



“乖孙子,仔细瞧着,这叫情趣”



钟辞抿了一小口Mizuwari,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看了一眼窗外,默默的选定了节点,“算是给你们的礼物吧。”



【九辫】张劳西×考生羊



张云雷没想到这事儿能成真,本来寻思和小妮子开个玩笑,嗯,这姑娘好啊,九涵那小子眼光是不错,自己居然成了小眼八叉的监考老师,虽说是梦里,但这看得见摸得着的,来上一把,爽啊。



“诶诶诶,小眼睛那个,说你呢,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没,这不看您呢。”杨九郎属于扮猪吃老虎那型的,明摆着是张云雷下的套,当着一屋子的不慌不忙的应着。



“小眼睛那个,我都看见你传纸条了,手伸出来。”



“这真没有,不信您自己看看”说罢就真把手伸出来,趁人过来检查的时候一把拽住顺手揩了把油,张云雷小脸臊的通红,“杨,杨小眼,你别闹,人看着呢。”



“别呀张老师,我觉得挺好的”杨九郎的手开始不安分的游走,说实在的,明明是自己被揩油了,但只有低头瞅见一副高中生模样的杨九郎就感到满满的罪恶感,清醒点,张云雷,这是个三十岁的老男人了,是他勾引的你,而且你自己也不是什么纯情少年了。



“老师,张老师”杨九郎把张云雷揽到腿上,嘴唇紧贴着耳廓,十八九岁的少年,带着小奶音儿的撒娇更是令人无法拒绝。“我想上厕所了,您,陪我去吧”尾音像长了把小勾子,张云雷也不知怎的迷迷糊糊就答应了。



张云雷红着张老脸被抱到厕所,出了教室的杨九郎终于按捺不住,立马给对方一个结结实实的怀抱,张云雷后背抵着墙,抬眼撞入少年温暖而清澈的双眸,少年啊,果然是最难得又迷人的年纪。



杨九郎高中的时候还没有那么高,算起来比他家劳西矮了一个头还多,杨小朋友有点犯愁,张云雷这个反应他还是很满意的,但这个身高...



“那个,翔子...”俩人僵持了五分多钟,最后还是张云雷先开的口,“你,你来干什么啊?”



要杨九郎说,今儿个这事真不怪他,是张老师哪壶不开提哪壶的。



“张老师您说呢,检查身体呗”




【良堂】监考组



我是三十七号考场的考生A,我有点慌,别问我为什么梦里能开第一人称,我说我刚高考完然后刚巧路过而又刚巧被这两位大神拉进梦里的你信吗?



对,没错,苦逼的我再次经历了一遍高考,我现在太慌了,不是断臂的维纳斯,也不是写信了三年信不给回的李华,而是,我们考场的监考老师,他们在谈!恋!爱!



老师,您认真一点啊,考试呢喂!



卧槽卧槽卧槽,孟老师看我卷子了,老师,您行行好,往远了站行不,您在这我不好意思写,诶诶诶,周老师,孟老师一个就够了,您别过来啊,我还写不写啊。



孟老师说话了,“九良啊,你上别的地方走走去,老搁一个地方人家该不好意思了”孟老师您是天使!



“我不,我就想跟着你”周老师,咱腻歪等回家呗。



“航航乖啊,一会回去陪你”你看看,人孟老师多明白事儿。



“孟哥...拜托拜托!”



“嗯...那,行吧,就这一科啊,下节得分着站啊”



我感觉到了崩溃,孟老师仿佛慈父一般看着周老师,那眼珠子都快撇出去了,不是孟老师,咱在坚定点行不,这钢丝球子哪萌了?



然后第二节,卧槽这俩货咋还站一起呢!!!说好的分开呢!!!对单身狗友好点不好吗!!!



我是三十七号考场的考生A,今天也是一只快乐的柠檬精呢(哭唧唧)




【祥林】全程护送武警阎壮壮×忘带准考证考生大林



郭麒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高考去,初中没读完的人去参加高考,想想就带劲,大小姐这个开心啊,早早就起来收拾了,收拾好了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钟跟前等时间——看似面无表情其实心里那小人早就炸了。



时间一到,郭麒麟拎上书包就走,一路上蹦蹦跳跳的,以至于到了考场才发现,自己没带准考证。



郭麒麟没辙了,坐地上哭啊“我要准考证,我,我要准考证,准考证...”杀伤力不亚于那句“我要嫁张生”,路人震惊之余悄悄报了警。



“喂,110吗?这儿有个傻孩子,准考证丢了,对,就蹲地上哭那个,谢谢您嘞”可赶紧给孩子找回来吧,这孩子还有救。



今天是阎鹤祥第一天出警,第一天就接着个大活,一孩子准考证丢了,影响人孩子一辈子的事呢,二话不说,赶紧往孩子家里赶吧。



到孩子家里的时候阎鹤祥彻底蒙了,这这这,这不是玫瑰园吗?那准考证谁的?安迪?不对,人安迪才多大。少爷?少爷都高中没上,不对,少爷?



“喂,少爷,我,阎鹤祥,你...”



“老阎!我准考证落家了,我要准考证啊,我要准考证!”



“少爷别急啊,我这就来啊”



阎鹤祥凭着对少班主了解顺利的拿到了准考证,然后火速赶往考场。



准考证送到的一瞬间,阎鹤祥突然觉得,这个为了德云社迅速长大的少班主突然变小了,变得跟他刚来那会一样,爱说话,开朗,脸上经常带笑,突然觉得之前的一切都值了。



也就是这一刻,阎鹤祥下定决心:



自己一定要变得更强,以后的少爷,由他守护。




【龄龙】瞎想组



钟辞来回转了一圈,睡的都挺安生的,等会?这俩咋薅上了呢???



——老大,我跟你说,咱要去高考了铁定牛逼啊



——嗯...白儿子,等会儿,王九龙他考个屁!你初中毕业了吗!!!



——没事,当监考也挺好的,人钟姑娘不说了吗,相由心生,境随心转,不行咱当老师呗



——诶,王九龙,咱,是不是哪不对?



——......老大,咱俩好像是保安吧



——卧槽白儿子你骗我!!!